Andrew Prest,微生物学博士

 

“可持续发展”在过去十年中成为了主流,但仅仅是在商业领域。可持续性是一个极难定义的概念,因为它本质上是一种道德现象,体现了理想主义(手段决定了目的)和现实主义(目的决定了手段)相冲突时的矛盾和不相容。

从利益相关者参与的层面来看,可持续性可以被视为一个有三条腿的凳子 —— 对地球上的生命不论是人,或是其他生命,都具有经济、环境和社会这三方面因素相互交织的影响。

超越工业

自300多年前的工业革命以来,人类的关注更多地集中在经济价值最大化这一因素上(更多指那些拥有和控制资本的人),而通常是由于意外损害才会对环境(因为未加控制的工业排放造成空气、水和土壤污染)和社会因素(社会因素更具争议性)给予关注。西方化给许多人带来了大幅增加的可支配财富,但代价是越来越多的个人主义以及社会价值的相对分化造成的社会“归属感”降低了.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这种物质进步带来的社会影响表现在收入不均的逐渐增加,以及大量塑料污染和使用有害农药所体现的人与自然的隔离。另外,随着健康和营养方面的科学进步,人类的预期寿命(以及宠物的寿命)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

与300年前相比,人类物质条件和人口大不相同。在1700年,世界人口为6.5亿,而截至2018年12月,世界人口总量增加了11倍达到76亿人,预计到2030年将增加到86亿。

目前,家养的猫和狗的数量估计分别为6亿和4亿,并且在大多数发达国家其数量仍在上升。

 

向可持续生产迈进

如今到了2018年,全球范围内对这种相对不受约束的发展结果,包括人类行为引起的气候变化、水污染、土壤安全和空气质量等问题所采取的行动则被科学界视为低效、后知后觉的甚至很大程度上只是象征性的(如禁塑行动、海滩清理和大力宣传的气候峰会,而并没有约束力的目标。)

严峻的现实是温室气体排放(GHG)正在增加(而不是减少)――2018年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为385亿吨(在2000年时为230亿吨),和 其他恶化的生态指标。乐观地说,认识问题是解决问题的重要前提――正如需求是发明之母,技术进步则是扭转目前该趋势的关键所在。

“需要喂养的人口数量”的增加与世界部分地区温室气体排放量和水资源压力的增加,引发了关于 食物种类和制作方式 的道德与伦理问题。

宠物食品行业的可持续发展问题

与宠物食品行业相关的可持续发展被定义为“食品体系为维持健康提供足够能量和必需营养素,同时不损害其后代满足营养需求的能力。”(1)这隐含地表达了其适用于伴侣宠物以及其他植物或动物物种的所有种群。

食品和宠物食品行业以及更广泛的政治秩序越来越关注食品生产体系的可持续性和生命周期影响;众所周知,饲养动物的蛋白生产成本更高、效率更低(产出和生产消耗的能量之比),并且比植物蛋白对环境的冲击更大。

然而,许多宠物食品制造企业的可持续性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肉类行业的可持续性。目前,宠物食品的很大部分原料成分来自肉类加工厂的肉类残留,通过提炼(回收)过程进行生产。

肉类提炼工艺能产出有用的增值副产品(如:肉粉和骨粉、家禽粉、水解羽毛粉、血粉、鱼粉和一些人类不会直接食用的动物脂肪(这些动物脂肪将会被填埋或焚烧)。通常,这些提炼产生的产品可提供高品质的蛋白质和较平衡的氨基酸。

 

这些副产品作为宠物食品原料的价值使其收集和加工具有可持续性。替代的处理方法无法产生高价值的宠物食品原料成分,从而降低了食用动物生产的可持续性以及宠物食品生产的可持续性。

许多宠物食品公司已开始通过添加当地的有害生物的肉类来改变传统的本地生产肉类来源。一个例子是Addiction Foods加入了一种从外界引入的物种――刷尾负鼠,其导致天然鸟类包括新西兰标志性的不会飞的奇异鸟数量减少。

这是一个复杂的平衡,全世界的肉类生产正处于变化之中。目前的趋势表明,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摆脱贫困,对肉类产品的需求不断增加,因此副产品将变得更多。正如已经看到的那样,从中长期来看,饲养动物的生产对环境的影响是不可持续的

未来作为动物饲料原料的肉类提炼产品的供应取决于监管和市场。如果监管机构对用于动物饲料的动物副产品施加限制,则肉类提炼的基础设施很有可能会发生结构性变化,导致更少的提炼设施、更少甚至消失的提炼服务、以及动物饲料的原料成分的选择与供应减少。除非引入替代成分的来源,否则这些变化将体现在更高的消费者价格中,不仅包括宠物食品,也包括肉类、家禽和鸡蛋等的价格。

前方之路

消费者对宠物食品的期望,无论其来源如何,都将影响某些原材料的使用、寻找替代产品的经济性以及动物农业的整体可持续性。

之前的文章讨论了包含来自非肉类来源的功能性食品成分(水果和蔬菜、谷物和海鲜残留物和副产品),这些成分在宠物食品成分的比例可能会继续增加,特别是在狗粮中。

LOHAS消费者(健康和可持续发展的生活方式)出现后持续增长,尽管目前的基数还很低。这些相对富裕的消费者准备为对环境影响较小的可持续来源(例如水果和蔬菜加工残渣)的食品和宠物食品支付高价

此外,随着人口的不断增长,可能会有更多的动物内脏从宠物食品转移到人类饮食中,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从冷冻内脏对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亚洲的国家)的出口增加已经说明了这一点。

使用食物废弃物来生产昆虫蛋白质以取代动物蛋白质也是当前关注和应用的领域,并且不论是在人类营养还是宠物食品营养领域, 植物制取的蛋白质取代肉类来源的蛋白质的 趋势还可能持续,甚至进一步加速。

正在寻求新的合作伙伴来完善你的宠粮配方?
了解Addiction Foods Private Label可以为您和您自己的品牌做些什么

关于Prest博士

Andrew Prest是可持续发展系统的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他拥有丰富的理论和实践经验,对食品制造工艺和系统拥有20多年的高级管理经验,并获得了食品技术和质量保证硕士学位和食品微生物学博士学位。Andrew在质量、食品安全、健康与安全和环境管理方面的审计和集成系统管理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

__________

参考资料:

(1) Carter, R. A., P. R. Buff, K. S. Swanson, T. P. Yount, and J. H. Kersey. 2014。宠物食品的营养可持续性。《动物科学杂志》92(副刊2):94 (摘要).

联系我们
close slider

Private Label - Pet Addiction Fixed Sidebar Contact Us - (Chinese)

  • 联系我们